用专业眼光研究旅游,以创新理念发展旅游,广东省旅游发展研究中心与社会各界共同创造成功的旅游目的地!
我中心近期业务情况以及已往规划项目的后续报道
我中心进行规划设计的旅游景区度假区名单
我中心的技术团队主要专家成员简介
刊载我中心专业研究文章。如需转载,请联系原作者或本网
转载公众媒体上与我中心相关的报道
我中心资质、法人等证书及单位所在位置的详细介绍
我中心与近30家广东省代表性旅游企业具有紧密的联系,形成了市场研究网络,对旅游市场动向能够及时准确的把握
国家颁布的有关旅游规划、旅游景区发展等方面的法规法则
旅游研究

管理混乱服务乌龙卫生脏乱安全堪忧
清远北江游:码头乱象何时休?

南方日报 2009-06-12

 

清远北江码头

 

■编者按
  近年来,清远旅游业发展迅猛,接待人数每年均以两位数比例增长。但近来不少读者向本报反映,清远作为全国优秀旅游城市,虽然旅游资源丰富,但管理欠缺,服务欠佳,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旅游业的大发展,也影响了优秀旅游城市的形象。清远旅游市场“乱”在何处?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采访,旨在为清远旅游业发展“把脉”,找出制约发展的“软肋”,促其跃上新台阶,敬请读者垂注并欢迎发表意见。
  “一条游船北江游,巍巍青山两岸走,沿途风景美如画,快乐如仙忘忧愁。”如果用这首诗描写游北江的感受,也许最恰当不过了。的确,外地人游清远,最向往的就是游北江,品河鲜,赏美景。北江游已成为清远旅游的头号名片。
  北江沿途风景众多,有千年古寺飞来寺、飞霞山景区和广东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飞来峡大坝等。其中飞霞山景区是省级著名风景区和旅游度假中心,号称“小三峡”,素有“峡江”美、“飞来”古、“三霞”奇之说。面对其自然风光、人文景观、宗教内涵,有人曾发出“风光誉南国,古迹遍峡山”之叹。飞霞景区还有着明显的地理优势,距广州仅70多公里,1小时左右的车程。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珠三角游客慕名前来,让清远的整体旅游形象得以提升,声名远播。
  但现在,令人失望的是,作为景区的最前沿窗口、北江游的始发站———码头,管理状况却十分混乱。五一码头、渔人码头、白庙码头三家相邻的码头同时营业,但事实上,营运状况极其混乱,正规经营远远不及地下市场,其间乱七八糟的利益又像疯长的野草一样附着其上,带出不胜枚举的服务、收费怪象,藏有层出不穷的卫生、安全隐患。
  端午过后,北江水涨,游江日旺,本报接到的北江游投诉也越来越多。投诉皆直指北江游码头的具体乱象,有人甚至尖锐提出:“如果有关监管部门对码头乱象见怪不怪,不仅会影响北江游业务,而且会扰乱整个正规旅游市场,影响清远整体旅游形象,从而让清远打造旅游城市的战略落空,更为严重的是,因管理混乱造成的安全隐患更似一颗‘定时炸弹’,随时有可能引出大乱子。”
  北江游,码头乱在何处?本报记者前往暗访,所见所闻,皆是咄咄怪事。
  乱象1营运混乱
  营运监管乏力,野鸡游船随处拉客
  三个码头呈三角形分布,北岸是白庙码头,南岸是五一码头、渔人码头,三个码头相隔不远,许多条打有“北江游”牌子的游船泊于江边,其实有些并没有正规营运手续,游客到此难辨真伪。
  只有在五一、白庙码头,记者才发现正式的客艇营运售票处。五一码头售票亭上方,挂着清城区物价局监制的《清远市五一码头水路运输有限公司收费项目和标准》,其中包船游每次每天价格为:单层船(20人以内),至飞来寺500元,至飞来峡大坝900元,至飞霞700元。双层船,相应价格则为700元、1300元、1000元。停车费:摩托3元,小车10元,大车15元至25元。所有项目均可开具正式发票,并附消费投诉电话。
  快到旅游旺季,但正规售票处的生意并不见好,售票亭内竟然连售票员都找不到。记者只好打通售票亭上方的电话,与售票员取得联系。售票员不停向记者诉苦:“野鸡船太多,全部都在搞低价竞争,根本竞争不过(他们)。我们票也懒得卖。”目前,五一码头水路运输有限公司共有游船40余条,最小的可容纳30人,但不少游船闲置。因为生意清淡,售票处还兼卖古龙峡漂流门票,多处硕大的广告牌给人以“这是古龙峡”的错觉。
在渔人码头,记者刚刚下车,就有几个女人围上来问:“去不去飞霞?小船,一天350元。”记者略一停顿,就有人说:“诚心想去,还可以打点折。”在白庙码头,除了正规游船,同样有着价格更为低廉的野鸡游船。不过,无一例外的是,野鸡码头都提供不了正规票据,仅有简单的手写收款收据。
  野鸡游船生意显然不错。记者在渔人码头停留约一刻钟,就见前后两名导游带着两批旅游团客人,上了野鸡游船。
  野鸡营运“拖垮”正规营运的同时,也给正规旅行社带来难题。某大型旅行社的导游黄小姐(化名)向记者反映:“那些野鸡旅行社、‘黑导’联合野鸡游船搞不正当竞争,极大影响了我们正规旅行社的业务。”
  而非法营运者的腰包却逐日鼓胀。一位搞非法营运的本地人对记者毫不隐瞒自己的高收入:“以前打鱼是老行当,现在变成载客游览景点,一年收入可达3万元。”
  每年野鸡游船避开的各项国家税费,难以详尽统计。
  乱象2服务乌龙
  乱收停车费,无照摊贩遍地
  因为利益驱动,以非法营运为中心的灰色经济链已经形成。不法商人还炮制出诸多服务项目,收取不正当费用。
  在渔人码头,记者的采访车刚停稳,就有当地人上前伸手收费,10元停一次。记者问:有没有发票?回答是:“只有收据,在这种地方哪里会有正式发票?”
  在渔人码头,古雅的大榕树下,游人刚到,三五无证小贩立刻围拢过来,此起彼伏展开吆喝,五指毛桃、骆坑笋、剖开的西瓜、散装薯干,间或可见苍蝇乱飞。个别摊位则搞了一些廉价旅游纪念品,多为粗制滥造的冒牌货。
  五一码头有一座漂亮公厕,免费,门前还栽有漂亮的山桃花。渔人码头则不然,有人圈地自建简陋厕所,小便一次收取五毛。
  白庙码头地势逼仄,生意难在沿岸铺开。但上得岸来,街巷密布小商铺,其手续是否正规,令人生疑。与渔人码头不一样,这是一个小渔村,村道拥塞,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建公厕,来往游客行色匆匆。
  有人反映,因为买卖与消费,码头偶尔发生纠纷与打架事件。但这些很少有人管,因为“没有哪个监管部门愿意卷进来”。
  乱象3卫生脏乱
  垃圾遍地无人扫,船头挂满内衣裤
  白庙码头的经营者多是清城区白庙渔村的渔民。此前有媒体报道,渔村北江河畔曾堆积大量垃圾,对清远的城市形象有一些损害。而据记者观察,这一污染现象至今并未得到有效改观。在白庙码头靠近北江的地方,仍然垃圾成堆,花花绿绿,不时散发出一阵阵异味。下雨时,黑色的污渍直接冲入江中。鸡、鸭、鹅、小狗也在江边随意“散步”,排泄物直奔北江。码头边,放着一些卖肉的案板,上午10点半,屠户刚刚收摊,一两只鸡飞了上去,频频啄食板缝肉粒,并拉下热气腾腾的屎坨。
  在渔人码头、白庙码头,记者没有发现垃圾桶,也不见有人清扫垃圾。倒是在渔人码头不远处,发现有人为省钱,在偏僻处随地小便。
  有人对记者说,垃圾是游客随意丢弃,长期累积而成。游客的行为固然应该受到谴责,但主要原因还是码头欠缺管理。有船主反映,每年他们都要交80元的管理费,但这笔费用交到谁手中,到底有哪些公共服务,并没有人清楚。
  码头附近,停着不少待客的游船,卫生与形象同样不堪。垃圾直接倒入江中,船舷边涌起白沫。船上,不少船家慵懒地抽着烟、打着盹。他们的头顶,随意晾晒着内衣、内裤、胸罩等物,随风摇摆,甚为扎眼。
  乱象4安全堪忧
  硬件维修不到位,超载成风难遏制
  野鸡游船只从赚钱出发,缺乏管理,安全问题委实令人担忧。
在渔人码头,河堤边本来横着几条安全栏。但不少游客图上船省事,强行攀爬,并绕到较陡的河堤边,观之令人心惊。
  而白庙码头,下面是纵横的船缆,头顶是如蛇般缠绕的电线。泊船处很陡,基本没有台阶,仅在水泥地上纵横划了几条交叉线以防滑。有的地方水泥已经斑驳、崩塌,不远处露出河泥,水涨之后,极易酿成事故。这绝非危言耸听,类似事件发生过。2005年6月28日上午,受暴雨和北江水浸影响,飞霞风景区北岸边的天地阁门楼就突然倒塌。
  与野鸡游船不一样,正规营运的游船都是请有资质的船员担任驾驶工作,要统一考试并进行年检。五一码头贴出《关于加强旅游船舶船员管理》的通知,其依据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》,涉及的主管单位是清远市海事局。但野鸡游船顾不上这些,从来有多少游客就载多少,北江水急,凶险知多少?
  虽然不少游船悬挂“严禁超载运旅客,维护水上交通安全”的标语,但不正规营运的旅客超载正成为难以遏制之风。而更可怕的在于,这扰乱了整个市场,且给正规营运带来压力。据记者了解,正规游船也避免不了超载运行,因为“不冒点风险,就抢不过生意”。
  江心正中,十数条游船一字排开,记者发现,比游船大几倍的运沙船竟然混迹其间。根据清远市人民政府2005年4月1日公告,前后50公里的河段属清远北江水产种质资源市级自然保护区,未经批准,禁止采石、挖沙等作业。庞大的运沙船如果停泊不当,势必会给游船带来安全威胁。
  ■部门说法
  北江码头启动前期整合码头乱象有望改善
  码头多杂,游船档次低,两岸风光遭污染,到底谁来管?记者连线了清远市有关部门。
  清远市旅游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近年来,北江码头无序恶性竞争的现象,也让各级主管部门十分头疼,而造成经营怪象的主要原因是这一带的旅游景观没有经过科学规划,“管理起来牵涉到多个部门。要是政府主导,一切都好办。”
  当地居民目光短浅、唯利是图也导致了监管难,“居民靠捕鱼种地收入不高,他们当然不会考虑旅游城市的形象,有谁会眼睁睁看着游客的钱给一家公司赚呢?”这位负责人还解释,由于法律没有规定旅游局有权监管景区码头经营,因此只能对码头乱象给清远抹黑的行为“怒其不争,哀其不幸”。
  五一、白庙码头挂有《2007年清城区物价局旅游船收费价》,而其他码头没有,这又如何解释?清城区物价局回应,北江旅游带多处码头的收费是由市场调节的,只要这些码头不要超出物价局规定的指导价经营便可。
  清远市交通局海航科蔡科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自2000年开始,北江码头的水上运营公司就放开经营,由各自的水上公司制定价格,不再受物价局的规定限制,交通局只对北江码头进行不定期监管。为什么不是定期监管?因为“当地居民生活拮据,摆渡只是挣个外快,我们要是加大监管力度,他们糊口岂不更难?”
不过,蔡科长透露,北江码头整合的前期工作目前已经启动。相信今后游客的利益将得到更好的保护,而清远的旅游形象也将更加健康。
  而据记者了解,早在去年8月,北江旅游带总体规划编制工作已经全面启动,广东省旅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、研究员、总规划师陈南江曾说过,北江旅游带的水上交通工具大部分为低档的游船,而且经营主体多样化,对河水也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,他建议通过规范化治理,整合成两三个企业整体经营。
 记者手记
  旅游强市首清乱象

  清远市已有中国优秀旅游城市、中国温泉之乡、中国漂流之乡等多个全国区域品牌和多个4A景区。更可喜的是,作为全省旅游大市,清远天生丽质难自弃,在已有基础上,不断循旅游市场上新台阶,旅游产业日益壮大。
  来自今年“五一”黄金周的经济数据令人振奋:清远各旅游景点人潮涌动,共接待国内外游客616237人次,同比增长12.14%,各星级宾馆、酒店开房率达70%以上,旅游总收入达1.85亿元人民币。
  但好成绩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。从长远来看,清远市的旅游市场仍处于发育期,离成熟尚有空间,还需努力。而从另一个审慎角度来看,相关监管稍有不力,极可能让清远旅游业的前进步伐减缓甚至停滞、倒退,让清远旅游强市的战略实施多走弯路。
  恶疾隐藏于光环之下,透过北江游的码头乱象,清远旅游快速发展背后潜藏的某些欠缺也暴露出来。表面上,乱象是因为利益驱动造成。非法地下市场有着巨额利润,当地人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;黑导与野鸡营运联姻,赚了银子,坑了顾客。但透过层层表象,我们还应发现问题的最根本:野鸡游船公开经营,当地人无证操作,黑导借机敛财,都与相关部门监管不力大有关系。背后的原因,在于相关部门对旅游强市的战略高度认识不足。
  清远市委书记陈家记曾多次强调,“清远加大发展力度,要在抓旅游上下功夫。各级各部门要充分认识到,抓旅游就是抓发展、抓就业、抓增收、抓开放。”因此,清远旅游一定要用新标准抓好品牌,一定要用新力度抓好环境。环境,既包括旅游硬件环境,也包括旅游软件环境。
  清远市的旅游业在第三产业中举足轻重。根据经济学家统计分析,在实现同样产值的前提下,三产的能耗和排放是二产的六分之一,而就业量是二产的3倍。因此,全力推动旅游业等第三产业发展,清理乱象,是清远应对眼下金融危机的好策略,有着极强的现实意义。
  清理旅游乱象,才能保证清远市旅游业的健康发展,保证清远市旅游强市的战略目标得以实现。
  北江码头乱象,何时休矣?本报和清远市民都在拭目以待。

    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胡亚柱

 


中心近照


中心团队

联系电话

电子信箱:gdtrc@sohu.com   版权所有:广东省旅游发展研究中心 联系我们吧 支持: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Top
  中文域名:广东省旅游发展研究中心.中国

粤ICP备06024306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